畅达凝练 气盛意深 ——常秀林书法印象

来源:时代艺术网    作者:编辑部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2-10    
    常秀林,号润雨斋,生于1958年10月。原北京军区物资采购站站长兼高级工程师,大校军衔,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首届优秀中青年书法家研究生班。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丰台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党组书记、中国行草书研究院院长、中国书画家联谊会理事、中国榜书研究会理事、中韩书画家联谊会副秘书长、北京书法家协会会员、北方工业大学书法客座教授等。

    他擅长行草书和刻字,其作品先后在中国书法家协会和全军主办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全军美术书法作品展览中获“优秀作品奖”、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书法展览中获“二等奖”、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第五届全军书法作品展中获“三等奖”,在首届北京全国书法刻字展览中获“优秀作品奖”,入选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全国首届中青年刻字名家作品提名展、全国第一届、第六届、第七届、第八届、第九届书法刻字艺术展等全国、全军大型展览百余次。部分作品被《中国书法报》、《书法杂志》等多家媒体和国家文字博物馆、岭南美术馆等有关部门报道、收藏。2006年被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授予“热心公益十佳”称号,2007年被北京书法家协会评为“特别贡献奖”、2016年被中国书法家协会评为“书法进万家”先进个人、连续两年被丰台书协评为“特别贡献奖”等多种荣誉,曾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


   畅达凝练  气盛意深
——常秀林书法印象

 
张瑞田
    十年前,我与常秀林一同步入中国人民大学的书法高研班。作为一名军人,常秀林的果敢、坚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开始,我们愿意谈论社会现象,积极的与消极的,均在我们的聊天中缩小或放大。后来看到他的书法,我的眼睛亮起来,他写草书,胎息王铎,笔墨裹挟着军人独特的气息,线条生动,功力深厚。

    去年,我们又在中国人民大学见面了,缘分依旧是书法。他说,在十年间,在书法中出入,有创作的喜悦,也有学习的迷惑,因此,再一次回到“人大”,总结一下自己近期的学习感想,或许能有一个新的突破。他带来自己的书法作品,我们在一起交流,应该说,常秀林的从容与娴熟,已经展现了一名实力派书法家的存在。那一天,我认真拜读了常秀林的书法近作,我发现,常秀林开始向魏晋挺进,于“二王”处多有领悟。
言必称“二王”的书法氛围,自然有其道理。我不觉得“二王”以外的书法是“另类”,但我对“二王”书法保持长久的敬意。书法界通行复古主义,这样的论调是有传统的。不能说没有道理,只是一旦矫枉过正,就会导致形而上学。

    从王铎到“二王”,常秀林经历的怎样的审美选择姑且不论。眼下,他的草书作品,的确与十年前拉开了一定的距离,这种距离是明智的,是有眼光的。常秀林研习草书的目光落在魏晋,长期以往,得其真传,深受读者喜爱。我就是其中之一。竞技书法一方面会给书法家戴上精神的枷锁,一方面也会给书法家带来上进的激情。常秀林在竞技书法的严酷竞争中脱颖而出,其艺术实践再次证明,一个人的书法视角不管落到哪里,关键是书法在你心中的形态,在你审美感觉中的意义。
    我是常秀林书法的拥趸者,不仅在他的笔墨运动中感受到当代书法创作的继承与突破,是在什么样的层面展开。同时,也为当代一名优秀书法家的超越而兴奋,为此,常秀林的意义是值得思考的。
    对“二王”书法,我深为折服。在我的青年时代,他们的手札就是我案头的读物,拿起来,放下,放下,还有拿起来,翻来覆去,百读不厌。为什么如此迷恋“二王”,首先是他们奇崛的笔法,深刻的结字,还有他们手札中藏匿的往昔岁月,文人生活。我看碑帖,是不忽视内容的,我觉得碑帖的内容,与毛笔书写有血脉关联,仅仅看字学书,亏吃大了。可是这样的亏,许多人还在吃着,没完没了地吃,还煞有介事地说,书法就是笔法,与其它没有关系。
   
     “二王”是崇高的,“二王”也是危险的,许多人就掉入了“二王”的陷阱。放眼书坛,那种扭捏作通达状的人比比皆是,也许他们被“五石散”迷住了,走路的姿势,写字的形式异常相像。我说过,这是主题先行,横向取法的结果。“二王”固然有其灵异之处,但,效仿者要考虑自身的条件。
    显然,常秀林在魏晋中的笔墨之间迷恋日久,对他的滋养显著而深厚。然而,常秀林能够举一反三,不拘泥一点一线,可以在丰博的资源中找到落脚点,并恰到好处把自己的一招一式和生命语言展现出来。因此,当我们看到常秀林“扭碎”“二王”的“筋骨”,又智慧地、艺术地、形象地建立自己的书法语言系统,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从文字史来看,“二王”的书写精致而遒丽,它把汉字的物质结构带到了完美的阶段。从书法史来看,“二王”的书写充沛着人性的关怀,它升起了中国书法的艺术风帆。历时一千多年的岁月,权力话语对“二万”的神话,也使我们有了难言之隐。高度程式化和类型化,有可能给学习者带来超越的难度。不错,作为有中国书法的高峰,“二王”的精致和深度早已被人领教。没有办法,才高八斗的“二王”,没有妥协的可能。
那么,面对“二王”,我们可以有理解的可能,学习的可能,甚至是超越的可能。

    为此,常秀林感同身受。在常秀林的书法作品中,我们能看到他与“二王”的“紧密相处”和“渐行渐远”的过程。常秀林当然知道“二王”的艺术风险,如果不能合理地处理“紧密相处”和“渐行渐远”的关系,我们的书法梦想很容易被“二王”毁了,就像“二王”毁了无数崇拜者一样。

    居于对常秀林书法的分析,其成功之处在于以下三点。第一,以独特的目光审视书法史,以艺术的眼光判断书法作品。常秀林的艺术嗅觉,发现了魏晋书法别看生面的文化价值,自然产生了对“二王”书法的浓厚兴趣。因此,他在“二王”的面前停留下来,以虔诚的形态,开启了自己学习书法的新时期。在他看来,书法史上的任何高峰,都具备学习的价值,但最后,还是要回归经典。他从王铎,上溯“二王”就是证明。第二,驾驭笔墨的高超能力,使他在“二王”的书写之中,领略到属于自己的表达语言。轻重,明暗,腾挪,夸张,以及书写过程中细微的暗示与表达。第三,深厚的艺术修养,使常秀林的艺术目光能够合理地,有效地在“二王”的书法作品中,参透艺术三味。
    清代书法家赵之谦在一通手札中写道:凡事得快意尚可,求如意大难。去岁所以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之譬也。降魔大道,止(只)有不动心法,任其千态万变,而我勇猛精进。

    不错,常秀林就是以“任其千态万变,而我勇猛精进”的生命状态,超越自己,努力在书法的经典中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
(作者系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当代作家、书法评论家)
 
责任编辑:编辑部

上一篇:河北女画家潘丽君,纸上葡萄鲜翠欲滴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头条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时尚 | 旅游 | 图片新闻

Copyright © 2008-2017 中国资讯网络台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优站互联

电脑版 | 移动版